中国金融业的未来是新寡头的天下

悦涛  • 2017-01-06 14:24:57

前几天去银行办事,跟柜员姐姐聊了几句:

柜姐:对公账户,每家支行每天只能开70户。

悦涛:蛤?

柜姐:因为人行就那么多人,忙不过来。

资料交不上,只能限开户。我们行都这样,不知道中农工建怎么办。

悦涛:这些人工处理是比较辛苦哈。

柜姐:线上线下业务转换期比较乱,自动化还处理不了。

但是相信将来可以。

悦涛:那你们会轻松很多。

柜姐:我们会失业。

悦涛:呵呵

柜姐:真的,已经做好准备。

这是金融业新旧秩序转换中一个柜员的感受。

冲击已来,连柜员都做好准备了。

毕马威的报告:到2030年银行及其服务可能“消失”,类似siri的人工助手将接管客户的生活与金融服务。

花旗的报告:未来十年银行业裁员30%。

因为海量数据在互联网上的流通和运算能力的提升,新金融对旧秩序的碾压已经开始。

今年初,胡润联合小铜人金服发布了首届新金融百强榜。

7908.jpg

这张榜单最终只选入50家企业。但大致可以看出新金融产业格局:互联网、金融业和其他各路资本同台混战。

其实未来的新金融,没有百强,也没有50强。活下来而且称得上“强”的,不会超过3家。

决定新金融的三个东西:数据处理、信用识别和风险定价。

新金融巨头,不但要掌握流量入口、获取数据,还要精准匹配到企业和消费者ID,之后要有强大的数据处理能力,最后获得信用识别和风险定价能力。

互联网的残酷在于它是比线下更为垄断的生态,一将功成万骨枯。

金融业会形成新寡头,其他人不是百强,只能算小强。

对金融的松绑从温州开始

因为近年来的金融松绑,是为了盘活中小企业和民营经济。

温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和民间金融最活跃的地方。

以前,温州盛行的是地下钱庄,这些钱庄,哺育了活跃在全国乃至世界的温州产业链。但2005年之后,投机收益逐渐大于实业,温州资本跑到全国去炒房炒钱,最后在大本营把自己炒崩了。

2011年,温州债务危机之后出现大量中小企业跑路潮。银行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迅速抽贷。

民间金融毕竟不是银行,资金成本高、周期短,追债急。有福能共享,有难不同当。

历史上温州金融危机发生不止一次,每次都死而不僵,春风又生。但越往后杀伤力越大。

温州式金融危机路径一般如下:

有机会,也有钱→实体和投机并重

实体衰落,有钱→抛弃实体炒资产

泡沫吹大,缺钱→高利贷

泡沫破裂,跑路→金融危机

机会和钱都没了→债务型通缩

温州民间金融的历次高潮和破灭,到2011年这次,惊动总理。

政府觉得,这样下去不行,民营经济要么渴死,要么高潮死,不是个办法。

还是得给它们一个阳光、稳定、可持续的融资体系。

中小企业在持续缺血


这个任务之所以要通过金融松绑来解决,因为传统的金融资源,尤其是中国银行业的贷款,8成以上都流向了国企、地方政府和房地产。

因为银行业的辨识力停留在三大块:政府信用(国企、地方融资平台)、土地信用(地产、按揭贷)和资本信用(上市公司)。

对实体经济信用已经没有辨识能力。

农行董事长周慕冰今年8月说: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。“优质企业已经不贷款了,主要发行债券,或者通过股市融资。而好企业的存款也越来越少。”

但需要贷款的中小企业仍然资金饥渴。只是因为在银行眼里这不是优质企业,实际上代表银行没有对这部分企业的信用识别和风险定价能力。不敢放贷款,不知道以什么样的利率放贷款。

银行-政府-国企-土地-资本市场,这是一个中小企业融不进去的领域。中小企业得到的只有一大堆应收款(大企业拖欠的账款)。

传统金融解决不了中国经济的风险定价


实际上需要贷款的企业何止千万。数据在谁手里?互联网巨头手里。中国金融业的信用中介已经换档。

银行业手中空有百万亿资金,但没有能力从中完成信用和风险辨识。

然而互联网巨头手中的用户、数据、交易、渠道话语权,正在一点一点地被开发和强化。

中国社会最欠缺的信用体系,将通过线上来完成。届时银行业手头的资产,是没有价值的。

阿里腾讯这些互联网金融,一出生就冲着信用通道的搭建,而不只是单纯的渠道商。在获得海量用户和交易数据的基础上,他们有对数据集纳、处理和转化的能力。

未来的金融业,与传统银行的揽储大战完全不同,届时真正掌控话语权的不是资金量的堆积,而是端口、通道、数据和服务。

传统银行业虽为国之重器,too big too fail。但是不能为中国经济换档转型提供支撑,一样会沦为被去产能、去杠杆的产能过剩行业。

所以今年上半年,四大银行裁员2.5万人。欧美也一样,2007年以来的近十年间,欧美银行业雇员数量从最高点减少73万人。

本质上,传统金融业解决不了新经济的风险定价问题,也就越来越缺乏信用交易能力。

新金融不是贴个牌子就能玩得转

悦涛不看好大部分新金融企业。因为它们不具备:1、数据获取能力;2、数据处理能力。

这两年互联网金融的星火燎原,也让大部分人对金融缺乏基本的敬畏心理。

国家对金融业的松绑,有两个含义:

1、针对民间开放,意味着有金融专业能力的人和资本可以来玩玩;

2、针对互联网。金融线上化、智能化、自动化,提高资本流通和配置效率。

拿出悦涛在开头说的三个要素:数据处理、信用识别和风险定价,大部分互金平台仍然要倒闭。

不是所有的新金融企业都要有互联网巨头的能力,但至少要有基本运作能力。一些平台的钱吸得太快,也放得太快。其兴也勃的,其亡也忽。

即使对互联网平台型企业来说,有流量入口不代表有交易场景,也不代表有足够丰富的数据,有数据之后不代表有强大的运算能力,最后还要转化成信用识别和风险定价之后的资管能力。

乐视金融总裁王永利所说“支付是基础、交易是核心、资管是方向”,是对的。但怎么在乐视生态里把这三块串起来,也不是容易事。

所以,就连自带流量的互联网巨头都未必能玩得转金融,那些没有资源基础、没有专业能力的人,是看不到未来的。

新金融的未来:没有百强,只有寡头


这场新金融革命,之所以是必然,因为国家要给中国经济的资本流通解决风险定价问题。但传统金融业已经完不成这个任务。

信用交易能力、数据处理能力、风险定价能力,传统金融业不是在强化而是在流失。

必须要靠更活跃的民间资本和互联网科技业来改变。

玩钱当然刺激,所以大佬和小弟纷纷进场;但是玩钱也最危险,因为行业风险和政策监管远高于其它行业。

第一届胡润新金融百强榜选出的50强,包括了P2P网贷、互联网支付、互联网保险、互联网银行、众筹等12个细分行业。P2P网贷最多,占15家。

这其中,有阿里、腾讯、平安这些巨头,也有很多是纯通道业务,谈不上在数据和信用上的竞争力。未来一定、必然会洗牌。

就像曾经的互联网门户,以为自己牛掰哄哄滴占领了信息流,最后发现自己是在信息的最末流。真正的信息流量,是跟着用户行为走的,不管搜索,还是社交。

就是阿里和平安这样的巨头,双方对新金融的理解也是天壤之别。

平安系的陆金所董事长计葵生去年说:过去这几年我们做了20笔贷款,所以有很大的数据库、很多客户的行为,可以去判断风控模型的准确度。

他觉得:至少要有5万笔贷款,才是可验证的风控模型。所以中国P2P平台只有两家够格。

然而在马云眼里,陆金所又是渣:蚂蚁金服已经为超过260万家小微企业累计发放了6000多亿贷款。

马教主觉得:做互联网金融的基本必备条件:1、数据能力;2、基于数据的信用建设能力;3、基于数据的风控能力。

一个现实标准是:保障“两三分钟放贷”还不出事。

然后在马云眼里能做到这点的新金融机构“几乎没有”。

悦涛觉得吧:新金融这块蛋糕,是互联网经济最后一块、也是最大的蛋糕,未必一家通吃,但必然是寡头垄断、其他人打工。

就像现在的互联网生态:一花开后百花杀。

小平台做好小事情,别逞强。

分享到